您的位置:千赢平台 > 国际足球直播 > 枪手周记

枪手周记

2020-01-04 09:15

当一个偶像,由青年进入中年,他也会变得世俗,意气消沉,乃至愤世嫉俗。他会有各种抱怨,他记忆中总会充满着过往美好时光,即便开口表达时,这些过去的美好,也不会被他呈现得过于美好。

而对于现在,对于无法令人满意的现在,他的揶揄、嘲讽和批驳,除非你了解他,否则会很难让你接受。

这个偶像,并不是一个球员,而是一个球迷。但他是尼克·霍恩比,一位三十年来红遍欧美的大作家,一个著名的阿森纳球迷。

过去一年,霍恩比写过两篇关于阿森纳的专栏,一篇是关于温格离职,一篇是关于刚刚过去的2018—19赛季。

图片 1

霍恩比在1992年英超开始前,出版了他那本著名的《极度狂热》(Fever Pitch),一本沉溺型的球迷自白书。以英国人习惯夸张的口吻介绍,霍恩比之《极度狂热》的出版,创造了一种新的体育文化表达文风。那本书我反复读过,细腻深刻,充满着自疑自省,是那种中产阶级家庭少年,在都市生活中略有迷失,哀婉自伤,沉溺于足球以为逃道的自白书。

他的笔触十分细腻,这是英式文学固有的传承。他对情感的分析,抽丝剥茧,层层渗入,却又不会纠结于过度理性的分析。霍恩比之后在纯文学领域,取得了极高成就,而在体育文学领域,正因为他这种带有浓烈知识分子气息的中产阶级笔法,让许多英国人感到《极度狂热》提升了足球读物品味。

图片 2

阿森纳当然为拥有霍恩比,拥有歌手蒂朵·阿姆斯特朗这样的球迷而骄傲,霍恩比和蒂朵们,更是以阿森纳为生活中心。霍恩比至今住在北伦敦,蒂朵有传闻说安排了去巴库的行程。

我对霍恩比认知的改变,是温格离去时,他那篇专栏透露出来的意气消沉。他的阿森纳支持生涯,远早于温格1996年的到来,所以霍恩比对温格的态度,是保持距离感的冷静和客观。对于埃梅里的第一个赛季呢?是否比温格的最后一个赛季更好?

这是一个很难判定的问题,哪怕联赛排名高一位、哪怕欧联杯更进了一步。许多阿森纳球迷都有过类似探讨,逐渐变成争论,最后得不出答案。霍恩比将阿森纳球迷比喻为“气候变化科学家”或“进化生物学家”,因为“大家对每一点一滴的变化,都要穷尽研究之力,以求推演出一些试探性的理论,最终在更长时间范围内,一切都化为泡影……”

图片 3

他说温格最后一个赛季,他的座位就在教练席后方,但温格起身指挥并不多。埃梅里则是一个不断在场边指挥比赛的人,他的助手卡尔塞多也是如此,“他们在场边指挥得太多了,不断起身,以至于我们都少了好多看比赛的时间……”

霍恩比比喻温格后起的球队,是“虐菜高手”,遇强则弱。但埃梅里的球队,尤其托雷拉出现后,翻盘热刺、逼平利物浦,让“昏昏欲睡的酋长球场,爆发出欢呼声”。

他清楚记得,4月1日2比0主场打败纽卡之后,阿森纳联赛第三,所有人都认同这个赛季是成功的。谁都没想到4月的崩溃会如此彻底,“如果主场不是输给水晶宫,而是获胜,如果客场不是那么沉闷地被布莱顿逼平,我们轻松前四……毫厘之间。”

他感觉俱乐部染上了“遗传性疾病”,而且还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。“我们以前批评温格,和他喜欢的那些球员,技术出众、对抗软弱的攻击型中场,托雷拉、扎卡和帕帕们不同了,但还是不够。”

图片 4

他从俱乐部听说,拉姆塞被放走,完全是埃梅里的决定,然而当球队中场缺人时,埃梅里才发现拉姆塞是他最需要的人。拉姆塞最后在那不勒斯受伤,间接导致了整个赛季的收尾崩溃。谁能顶替拉姆塞。

还有厄齐尔,天才厄齐尔,天才也解决不了的问题。霍恩比感觉下赛季的阿森纳,拉姆塞和厄齐尔都会不见了,“那样的场景不会太美”。

图片 5

他有些期盼赛季中期一些流畅的进攻,是埃梅里对足球的追求,即便霍恩比仍然认为埃梅里是个“谜团”。他期盼未来一些阿森纳少年,像史密斯·罗、萨卡或者纳尔逊,能获得更多机会。然而他的解读,依旧是面对着一堆无法解读的卢恩符文。

本文由千赢平台发布于国际足球直播,转载请注明出处:枪手周记

关键词: